写在 ingress 游戏入坑一周年

不知不觉,入坑 ingress 这个游戏也一年整了。

起因

那是个特殊的日子,2017年的4月4日,刚刚过完清明节的我,在返校的公交车上了解到了 ingress 这个游戏。

在心情极度压抑的情况下,我正在寻找一份小众的,能转移注意力的游戏缓解心情,正好可以试试 ingress 。

于是坐在车上下载并轻松进入了游戏,正常情况下国内无法连接其服务器保证了没有一大群人能够打扰到我,安静,舒服,轻松的游戏环境正是我喜欢的。

阵营

打开游戏,首先需要输入的就是用户 id,我取了 minecraft 的正版账号 id:totoro625 (从此这个 id 就一直陪伴着我走过无数个角落)。之后便是阵营的选择,包括启蒙军与抵抗军。

大约在2012年,科学家们探测到某种神秘的异物质(Exotic Matter)。这种物质后被简称为 XM,它可以激发人类的潜能,但也能诱导出内心中的阴暗面。进一步调查研究发现,在XM背后隐藏着一个被称为 shapers 的未知非人类文明,似乎意图通过 XM 改造人类。在2012年底的 XM 失控事件——“顿悟之夜”之后,人类划分为两派,并对 XM 的控制权展开了争夺:启蒙者(Enlightened)希望积极利用 XM 以让人类进化,而抵抗军(Resistance)则认为滥用 XM 会导致人性丧失,并被神秘的地外文明控制。

早期研究者之一的 Roland Jarvis在受XM影响后被谋杀,随后又因 XM 重生,并成为启蒙者第一任领袖。而研究者所使用的电脑系统 ADA(A Detection Algorithm)在 H. Richard Loeb(前 NIA 研究员,后化名P. A. Chapeau调查 XM)的帮助下获得了自我意识,并与一名民间 XM 调查者 Klue 融合,成为了抵抗军的第一任领袖。

我是属于一种更加倾向于未来发展的性格,于是根据剧情描述选择了启蒙军 Enlightened。

映入眼帘的是大片大片的黑暗界面,没有任何精美的图形,使我一度认为这种做工低劣的游戏只是个小公司出品的小游戏。

入坑

随着车辆的行驶,我找到最近的一个 portal 距离我3公里,是世业洲上的唯一一个五星级酒店(现在由于经营不善降级为四星级),而我正在离开世业洲,只能作罢。

我在公交车的行驶过程中完成了收集 XM 的新手教程,并在学校操场完成了更多复杂的新手教程,从而认知了游戏的基本操作。公交车行走在镇江市区内,头顶时不时飘过一片又一片蓝色的区域,甚是好看。

江苏科技大学南校区校园不大,但在当时也有5个 po ,分别位于食堂附近,体育馆附近,操场附近,图书馆附近以及正大门附近。

依旧记得刚刚摸到游戏时的新鲜感,富有科技感的电子音,给人以一种科技改变世界的感觉。

我循着地图的指引,找到一个个 portal ,用着仅有的几个1炸,全部丢出后终于打掉一个 po。然后升级,收获奖励的物资,凭借着奖励的物资打完校园内全部的 po 。当时也没有人教我玩儿,只是感觉这个游戏物资的匮乏,hack 给的物品太少太少,根本不够用。现在回想起来,当时的我还真是执着呢!

社区

但是一切的改变源自社区的召唤,现在也记得当时 po 的 owner 是 xianyu666,是一位西校区的同学。同时也是西校区的 nightshadowNS 在游戏中艾特了我,并推荐了我加入镇江地区的玩家交流群。在当时,“Ingress 镇江” 群名还是 “Ingress Chinkjiang”(“Chinkiang”是英国人对镇江的旧译。群友提议在英文中,Chink 作为一个“(非常冒犯人)very offensive”、“(充满侮辱性)insulting”的词汇,后改正),群里问了一圈,活跃的人都是蓝军(抵抗军/Resistance),整个镇江地区都是属于蓝控区域,似乎没有一个绿军在活跃。。。

来自 nightshadowNS 的帮助

唯一活跃的群友 nightshadowNS 友好的提议我可以转蓝军进行游戏,因为整个镇江地区活跃的玩家都是蓝军,也可以很好地互相帮助。

而如果坚持自己的立场就是一个人打一群人啦,但是我想,这也是一个巨大的挑战,而我不应该畏惧。

我在群里教程的帮助下,详细查看了游戏教程,学会了游戏方法,以及最重要的一个操作“长按”。是的,这么重要的东西游戏内是不会教你的,只有社区才会教你。

找到最近的 po 场:万达广场,乐滋滋的跑去。把能够打的动的 po 很快打掉了,然后回学校。

大约是某个周三,nightshadowNS 说路过南校区,可以来见我,顺便丢点物资援助我。

这大概是我玩这个游戏第一次见到真人玩家了吧,很兴奋,顺便在体育馆附近刷了一波625,然后立马被游戏里面的巡逻队抓到,认为是小号刷AP,经过大佬解释从而相安无事,从而知道蓝绿互刷是种不太好的事情。顺带我又学习到了一波 TOS,从而知道刷625也是一种不正确的行为,但是在当前游戏环境下是默许可以发生的。

升8之路

大概是由于我非常的肝,每天必做的事情大概就是摸爆学校内的 5个 po 。但是由于太胖,不想出门走路,大约在一个礼拜后才升到6级,然后跟江苏大学的 asuai 拿到了图书馆的 key ,为了顺利刷AP升7,策划了 agent 生涯中的第一个多重计划,同时为了清障还毒了别人的一个 po ,后来知道那是一个成就 po。

而升8则是在北固山,因为附近的 po 场都绿了,而且也没有蓝军来打。时间大致在4月26日之前。

任务爱好者

平日里看别的 agent 的面板里面充斥着各种好看的拼图任务,令我不禁也想做一份拼图任务。于是制定了详细的计划 ,然而事实表明计划的太美好,实际上只完成了一半。当然,我还面到了 Govskii ,拿到了他的小卡片,以及一份红桶。

既然收到了别人的ingress biocard,那么自己当然也要做一张

8po 奶妈生涯

5月1日南京蓝军来镇江发放 mu 黑牌,留下焦山一地的7po,以及一圈3个的满 vr 8po 。非常开心的被组织叫过去断link ,顺便毒了两个 8po ,事后又毒了一个 8po 。至此,我摇身一变成为一个奶妈,专门奶 8级炸。

现在8po 在我一次睡觉中被打掉啦,继续睡觉、、、

入坑一周年

入坑一周年在即,镇江一行人参加了3月31日的无锡 MISSION DAY ,聚餐过程中,喝果汁问了我们一个问题“你们都是因为什么原因入坑的呢?”回想起自己的 agent 生涯,不知不觉已经过去了将近一年,不禁有些唏嘘自己的改变。

而在2018年4月4日,之前中断过的签到牌也刚刚好达到180天钛牌,正是一整年的游戏时间,感慨万分。

这一年来,也许收获最多的便是身边的一群小伙伴们了吧,认识了许多各行各业许许多多的人,他们各有各的爱好,各有各的性格,却因为这款小游戏聚集在这里。其次便是自己的体重,从196斤瘦到了160斤的正常水平,身体素质绝对是提高了,爬山都轻松多了,身体也是更加强壮了。再然后就是一些虚无缥缈的世界观的改变,我的世界不再是一隅而是广阔无边界的大世界,看待事物的角度也更加宽广了。

一个决定

生活是瞬息万变的,游戏世界也是一样的。

一个个新来的小伙伴的加入,也有一个个小伙伴的离去。

我的任务也完成了,是时候归隐山林了。

  • 成就150天,黑牌
  • 充电黑牌
  • 盖场黑牌
  • 签到180天,钛牌
  • 培养新人
  • 8po 输出

我即将半 AFK,逐渐完成剩下的几个任务,参加参加大型活动。

肝是不可能的,我不可能再那样肝游戏啦,除非有蓝莓/绿莓。

  • 升到14级,很快了,还差46w AP,真正要出门肝的话也就是半天的事情罢了,但是我想慢慢升级。
  • 升到15级,并不是很期待,13升14级这段过程太肝了,我想多休息休息,养养肝。
  • 升到16级,在镇江肯定是不可能的了,po 还是太少,如果以后有机会的话,去大城市会有可能的。
  • OPR 黑牌,这是我接下来的生活目标,积极参与 OPR,不再出门啦。外面的战斗就交给你们年轻人啦。
  • 签到360天,黑牌,放弃了。
  • 任务500个,黑牌,慢慢来。
  • 画符5w,黑牌,很快了,留着点儿慢慢来。

咸鱼的生活即将开始,这是一个吃吃喝喝的免费换卡小游戏。

新的biocard正在构思中。

加油。

未来,已经到来

IT’S TIME TO MOVE

ingress

博客内容遵循CC4.0协议
本文链接:https://totoro.ink/ingress/ingress-for-one-year.html